87av

87av

夫脾为湿土,胃为燥土,六君异功,止可健运脾阳,今病在胃而不在脾,湿燥异歧,不容笼统而论矣。左升右降,如环无端。

 予为之骇曰∶此证乃春温两感,至危至急。其状洒淅,亦不若此之重。

斯证斯时,曰但驱邪可以却病,吾不信也。 我15岁开始跟香岩先生抄方,整整五年。

患者述说:癞蛤蟆实在难吃,喝时腥气上冲,呕恶,难以入咽,还会腹泻,为了求生,只有硬着头皮喝下去。古今中外之学问事业,无有难于此矣。

病躯加受暑邪,恙经六日,两进清暑益气,辅正涤邪,形倦肤干,热仍,心烦口渴,溲数便闭。复查血常规示:白细胞1700/立方毫米,中性粒细胞23·4%。

治则:疏肝解郁、清热解毒、化瘀软坚。询其病原,据述旧冬少腹痈起,渐次痛连中脘,时作呕恶,彼时纳谷虽减,尚餐烂饭一盂,交春病势日增,即啜稀糜亦吐,形羸肉脱,便秘皮枯,药饵遍尝,毫无一效。

Leave a Reply